福州旅游景点昆大丽旅游
福州旅游景点昆大丽旅游
全国服务热线
0510-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成功案例 >

蒙牛30亿“吞狮”告吹,撤资妙可蓝多,究竟发生了什么

  • 产品名称:蒙牛30亿“吞狮”告吹,撤资妙可蓝多,究竟发生了什么
    发布日期:2020-10-26 15:19:50
    产品介绍:2019年,最高检又先后指导地方检察机关依法办理了福州赵宇案、涞源反杀案等系列正当防卫案件,让正当防卫“挺直了腰杆”,让“法不能向不法让步”的观念深入人心。
  • 咨询热线:0510-
  • 产品详情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侯隽|北京报道8月25日,蒙牛乳业()发表声明称,鉴于2019年11月25日公告中所述的其中一项条件未能于先决条件届满日期达成,双方已同意终止蒙牛收购麒麟澳洲子公司雄狮乳品饮料公司(LionDairyDrinks,以下简称LDD)的交易。 这一公告意味着蒙牛耗资近30亿元、历时半年多的海外收购以失败告终。 就在之前一天8月24日,因为蒙牛发公告终止认购有奶酪第一股之称的妙可蓝多,导致妙可蓝多当日开盘不到4分钟即告跌停,股价报元。

一向高调且善于资本运作的蒙牛连续两天折戟资本运作,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?对蒙牛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?临门一脚失败澳洲政府让蒙牛成了背锅侠蒙牛与LDD在地区业务具有很高的契合性与协同发展潜力,对此次交易未达成表示遗憾。 蒙牛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。

2019年11月25日,蒙牛乳业发布公告,宣布拟以6亿澳元(约亿港元,亿人民币)现金对价收购澳洲品牌乳品及饮料公司LDD的100%股份。

公开资料显示,LDD是澳大利亚第二大乳企,也是日本麒麟控股有限公司在澳大利亚布局乳品业务的主要载体。 蒙牛之所以选择收购该公司的原因之一,是后者拥有多个标志性乳业品牌,它们在乳饮料、酸奶、低温果汁及植物饮料市场上地位处于澳大利亚排名第一的位置。

因此,蒙牛总裁卢敏放在进博会接受记者采访表示:中国庞大的市场体量,也意味着中国的市场消费将改变全球乳业在资源供应链上的布局。 光靠本土的资源来支撑市场需求和发展,肯定是不够的,这正是中国乳企走出去的必然性所在。 彼时,舆论惊呼中国牛要吞下澳洲狮了!但是,随着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增加,澳大利亚今年以来亦不断在香港、印度及新冠疫情问题上紧跟美国步伐,这桩收购的前景也变得扑朔迷离起来。 2020年6月,澳大利亚宣布将对外国投资法进行重大修改,目的是加强对外国投资者的国家安全审查。

澳大利亚财政部长乔什·富莱顿伯格(JoshFrydenberg)公开表示,所有参加敏感资产竞标的外国投资人都要面临更为严格的审查。 不管竞标的资产规模大小,也无论买家是私人还是国有企业。 8月20日,《澳大利亚金融评论》报道称,澳大利亚将不批准蒙牛乳业从日本麒麟控股有限公司手中收购LDD。 该报道援引的消息人士称,澳洲财政部长乔什·富莱顿伯格(JoshFrydenberg反对外资投资审核局(FIRB)批准这项价值6亿澳元交易的建议。 因为澳洲7月修改外商投资法后,财长可以对FIRB批准的交易提出不同看法,或施加限制条件,甚至在存在国家安全风险的情况下强制对方撤资。

显然(由于)中澳关系变化,澳洲排华情绪进一步高涨,中资在澳洲的收购可能会遭到一些相关核心机构的反对。 因此,蒙牛这次临门一脚失败了。 乳业专家宋亮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。

在宋亮看来,这笔收购最终未能通过对澳方也没什么好处,目前澳洲以及欧洲一些国家的农牧业主要市场都在中国,长远看来,只有中资才有实力进行大并购,澳洲狮想要找到一个像蒙牛一样的买家并不容易。 撤资妙可蓝多双千亿目标悬了并购澳洲雄狮失败情有可原,但是蒙牛为什么要撤资有奶酪第一股的妙可蓝多呢?本次非公开发行终止不影响蒙牛和妙可蓝多的战略合作,蒙牛持续看好国内奶酪市场。

蒙牛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如是回复。 2020年1月,蒙牛和妙可蓝多签署《战略合作协议》,双方将积极开展各类奶酪产品的开发和推广,并进行销售渠道共建、营销资源共享、产能布局提升等多方面多维度的业务合作。

也就是此次合作,让妙可蓝多股价在年内翻涨超2倍。 妙可蓝多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,蒙牛为其第二大股东,持有5%股份。 此前财报显示,2018年、2019年、2020上半年,妙可蓝多分别为蒙牛代加工奶酪价值万元、万元、万元。 3月25日,妙可蓝多发布定增预案,拟通过向吉林省东秀实业有限公司和蒙牛非公开发行股票,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亿元。

其中,内蒙蒙牛拟认购2078万股,认购金额亿元。

认购完成后,内蒙蒙牛将合计持有妙可蓝多%的股份。

但是,也就是在3月25日,妙可蓝多控股股东柴琇及财务总监、董事会秘书白丽君收到上海证监局警示函,让此次发行蒙上一层阴影。

据警示函显示,妙可蓝多未对其中两笔资金占用进行会计处理,虚增2019年一季报、半年报及三季报的货币资金,导致资产负债表存在虚假记载,未能真实反映公司的财务状况。

耐人寻味的是,根据妙可蓝多披露的半年报显示,报告期内妙可蓝多仅销售费用就达3亿元,比上年同期增长%。 对此,妙可蓝多解释称,主要是因为报告期内奶酪产品销量大幅提高,相关的职工薪酬、装卸运输费较去年同期均有较大增长;同时,目前公司处于品牌建设期,公司在报告期内大力拓展销售渠道和区域以及进行品牌推广,导致广告促销费大幅增加。 显然,这是双方发生了分歧,对妙可蓝多而言短期会在资本层面受挫不少,对蒙牛而言,撤资和收购失败会导致蒙牛期望的在2020年可以达到销售额及市值都达到千亿级目标最终搁浅。 2020年已经到了8月底,留给蒙牛的时间不多了。

乳业专家宋亮表示。 编辑:杨百会(版权属《中国经济周刊》杂志社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 )。

联系我们
全国服务热线:0510-